Posted by & filed under mosomelt, 手记-blog.

当古老的传说和唯美的童话都已经被遗忘的时候,
现实的宿命只能生活在丛林法则的獠牙之间。
年轻就该是迷失的,
因为当我们真正拥有的名利,拥有了爱情,
拥有了一切的时候,也是我们离开之时了。

生活在感动中的人和生活在思考中的人们,
无奈的面对着残缺的画面,
亲切的抚慰着曾经天真的碎片,
在摇曳多姿的欲望中挣扎残喘,
却在宁静的黑暗中力挽狂澜。

爱因斯坦不过是个死了很久的人,
风花雪月的故事也只是发黄了的书签,
伟大的意义来源于伟大的破灭,
高潮过后的若有所失又成为一切欲望的起点。

人究竟有几颗心可以失去,
有多少人多少事无法忘记,
有多少颓废的日子可以期望,
有多少又永远消失在回忆里。

记住的就不会消失吗
没感觉到的就不存在吗
不理解的就错了吗
当我们分不清梦幻和现实的差距,
真理也许就在咫尺。

然而日子还是一天天的过去
等待着的心灰尘落定
好想试试自己一次能流多少血
好想用两个手指倒立
好想拥有只是自己的宁静
好想这个世界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没有是非,没有回忆
没有痛苦,没有美丽
没有金钱,没有美女
没有健康,没有差异

走在擦肩而过的人群里,
每个人都带着另一个世界的经历,
我们真的生活在同一个世界吗
或是同一个地狱

什么东西使你快乐,
那么这个东西一定会给你痛苦
当第一次被美丽吸引,
就注定了这毁灭的结局。

沉重的如史诗般可歌可泣,
绚丽的如彩虹尽头纯洁神秘,
纷繁的如蛛网般千头万绪,
宁静的如幽谷般缥缈寂寂。

生活是什么?
爸爸说:你还年轻。

爱情是什么?
金庸说:你死了,好像整个世界都死了过去。

人生是什么?
一个寝室哥们道:操,睡觉!

答案是什么?
我说:你可以把刚才的问题再说一遍吗?

如何在刹那之间了解永恒
如何进入万人之中,如入无人之境
如何停住那留不住送不走的念头
如何每周减掉一块肉

当鸟语花香迎来了又一个早晨
凶狠的闹钟用尖锐的武器刺痛我的神经
恍恍忽忽的在墙角床头上跌跌撞撞
梦游似的洗了个澡照起了镜子
镜子中的我如此陌生
看上去好像是另外一个人在镜子里看我
毛骨悚然中我竟站着惊醒
日月星辰突然在耳边轰鸣

辗转反侧后总归是祥和的平静
因为一直追求的平静也是陷阱
为什么让我拥有生命却迷了自性
为什么劝我解脱却又创造这奢华尘世的泡影
为什么在探寻究竟的谜团里谈究竟
为什么告诉我从来就没有过我的心,我的情

我问你那是什么
你只说了两个字,布施

Posted by & filed under mosomelt, 手记-blog.

告别应该告别的
就像蝴蝶告别虫茧
用美丽把另一个世界的门打开

爱情让人们在没有答案的题目中盲目的选择
容忍着人们的欲望
典当着人们的寂寞

为什么要说谢谢
因为你真真切切地感受到爱

为什么要说对不起
因为除了这三个字
你别无选择

为什么说不用谢
因为付出的时候从来没想过收回
哪怕会是我的心

为什么说没关系
因为有一种关怀叫做牺牲

初夏的奥克兰让未曾恋爱的人失恋
因为未曾恋爱
所以无法表达,无法发泄,无法倾诉
因为未曾开始
所以没有回忆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是我和你一起经历
却不能和你留下回忆

狂想的风帆把你带过怒吼的海洋
让闪电般的海燕与你在暴风中徜徉

迷失的海岛
迷失的海盗
迷失的大海

当世界只有你是清醒的时候
地狱的大门就吱嘎而开
像上天的责罚和恩赐
像破碎的心和留下的感慨

奔走在野地里的孩子们
那断了线的风筝怎么会成为儿时的梦想
那发黄的记忆居然只剩下烂旧篱笆墙
我在梦里寻找同伴
醒来的时候却只有枕头在身旁

夏日里你脸上的微笑
那让人无法拒绝的味道和怀抱
却被后来的人形容为一种惆怅

奔愤肆虐
蹂躏着未及沸点的耐心
突然有种从容的冲动
因为到最后只会是一片冰凉

是离别,还是死亡?
同一个问题
怎么由你讲?
就像你无数次在我耳畔的轻诉:
除了殉情我们别无选择

谢谢

真实的寂寞
是必须面对的自我
疯狂后的冷漠
冰冻,隔阂
在黑夜哪家孤独的角落

我的努力还不够
我的努力还不够
而你仇视的回过头
用心里最执著的任性
伤害着爱你的心

突然, 世界在路灯的昏光中宁静
看不到街边闪烁的人影
看不到几个小时后的天明

渐渐的, 你的画面在脑中稀释
原本的平淡突然有了离奇的故事

雨水倾盆
每一次都有数万滴零星散落
碰撞四壁,耳鼓滚响
仿佛从未听到的东西,听到了
从未感觉到的东西,感觉到了

我听到远处
飞机怒吼着拍打着翅膀
汽车快乐的在泥土里酣畅
愤怒的警察对着猎物愤怒的责骂
听到拉登的军队怀揣着炸药包走向天空塔

一只蚊子的独唱扰乱了所有的风声
把我从远方拉回房中

我没有那彩色的梦
梦里没有那性感的大黑猫

对不起

醒来的早晨仿佛到了梦中
而露出的胸膛还隐隐做痛
原来只是一个晚上的梦

手机高叫着伸了个懒腰
未知的马甲赶着鸡叫写道:

“去不去激流岛?”

久违了的温度燃烧着死火山口
明亮的眸子,颤抖的双手
2012中的场景突然爆发在心底的小宇宙

朝圣的心,我们都有
但多少人瘫倒在自我的放纵
多少人只懂得等待,而不了解前进
多少人只看到脚下的路,却忘记眺望远方
又有多少人看得到希望,还懂得欣赏这路景的凄凉

习惯的说了感谢的话
收到的回复却如此可怕
我以为能忘记她
却在解封的那一刹
懦弱,木讷

我必须要做些什么
我必须要做些什么

不用谢

以为我要寻找些什么
却在堵塞的公路,寥落的市场
迷失了方向

完全无序的组合
完全无序地叠列
我们在随机的命运中拼凑短暂的快乐

原来
我的她只是一个想象
就像我随机抓到一张牌
头脑中却出现所有编织它的可能性

也许她只是我在街上擦肩而过的一张脸
也许是咖啡厅里灰暗中的一个侧身
也许是超市中推车转角的一个背影
而我却一直迷恋着创造了一个有她的世界

真正的遗忘是不确定是否存在
我在这么随机的世界里
随机的想象着

也许是我曾经梦到
也许是小时候妈妈讲过的一个故事
也许是喝醉酒的时候听到朋友的吹牛

但是,我的心怎么就突然的抽痛了呢?
不要说对不起,
因为我这一切的一切
只是我自己对自己的谎言

所以我说

没关系

Posted by & filed under mosomelt, 手记-blog, 评论-reviews.

Human nature (人性) is a subject that was often debated within Confucianism for over the past 2000 years. It is an important subject within Confucianism that was greatly studied. It is to be noted that during the warring states period, a great amount of people had the view that “human nature is partially good and partially evil”, and no-one, until Mencius, commented that human nature is good.

The foremost theories of human nature came from Pre-Qin confucian philosopher Mencius (孟子) who came up with the “good human-nature theory 性善论” during the warring states period. About 40 years later, another Confucian philosopher, Xunzi (荀子), criticised Menciu’s theory and argued that “human nature is inherently evil”, with his “evil human-nature theory 性恶论 “.

Is a human nature good or evil?

I don’t know, I am not a social scientist or a philosopher, but being a human and learning from my first hand experience, I would say that humans have a lot of humanity within. We could make this journey of life a beautiful adventure. However we have lost our way.

Looking back to our history, how much remorse did we have when killing each other for power, land, earthly possessions or even for fun. The ruthless taking of life is the ultimate disconnection from humanity. But at the time of Mo zi or Xun zi, killing people could be seen as a heroic thing. Massacre happened across the world in ancient times. But people didn’t quite see it as an evil but an demonstration of strength.

Back to the modern age we are living in now, our interpretations of good and evil must be different from those thousands of years ago. But I believe we have the same amount of humanity inside. However, we have developed the speed and technology, but we have shut ourselves in; we have done what we believe is good to the Mother Nature, but we got punished by her because she “thinks” what we have done is evil.

Human nature is being humane. So anything inhuman is evil. As long as we still have humanity within ourselves, human race will continue, whether it is good or bad in nature, I should say not being able to answer this question is the meaning of this question after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