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 a human nature good or evil?

Posted by & filed under mosomelt, 手记-blog, 评论-reviews.

Human nature (人性) is a subject that was often debated within Confucianism for over the past 2000 years. It is an important subject within Confucianism that was greatly studied. It is to be noted that during the warring states period, a great amount of people had the view that “human nature is partially good and […]

【现代诗】野心

Posted by & filed under mosomelt, 手记-blog.

龙尾的穗 轻垂 一只蛇张开嘴 紧紧咬住霞的余晖 野心者无畏 淤积着嫉恨的泪 博弈于命运与胆识的经纬 这是坚定的诉求 还是末日的傀儡 是战战兢兢的邪恶 还是刚愎自用的慈悲 星火点点的希望 奉承着一直以来的妄想 在赌博中试探,麻木,沉醉 不断膨胀的贪婪 寄生于满是借口的背叛 在仇恨中厮杀,毁灭,崩溃 那举起大石的细草 和滴穿岩壁的水 那移山的愚公 和感动世界的美 究竟是激励前进的梅林 还是鼓动罪恶的智慧 无私者无畏 而恐惧的心学不会 那只有信任才能结出的蕾 绽放,枯萎 都是如此 确是天堂与地狱的进退 墨心 – 2013年1月21日于奥克兰

【现代诗】画墨

Posted by & filed under mosomelt, 手记-blog.

墨是黑的,或是白的? 是真实的,或是飘渺的? 墨是随意发挥的即兴, 是千变化万的遐想, 是无法捉摸的妙法, 是无始无终的迷茫, 没有形体,却描绘万物的沧桑。 白色的墨洁净而脱俗, 抖手一滴,竟冲解出那孤独的记忆。 她在天涯沉睡了千万个世纪, 流云和枯藤一直是她的家, 没有忧愁和烦恼, 没有欲望和浮躁。 然而,那无明牵动着梦在环绕, 在刹那间释放出永恒的寂寥。 梦中的她轻轻踮脚, 发现那倒影露出浅浅的笑。 第一次见到自己的脸, 似乎久久曾经迷恋。 就这样注视着倒影, 直到风动水波搅浑了画面。 索性水边侧卧, 淡淡而来的白墨, 拓去了阴云暗朵。 一点点黑,滴落, 溅出了几条鱼儿,花几朵, 想伸手去触摸, 这梦境里世界的轮廓, 而手指触碰的瞬间, 心里怎么就有了疑惑? 闲情随着惊讶旋转, 走入了另一个春天。 醒来时来到了黑墨世界里, 空白的记忆,空白的大地。 怎样去创造,都随心所欲。 由此山河万物从心开始, 没有是非,没有限制, 而只有美丽。 她指指这里,做竹林小径, 指指那里,则寸草不生, 她把这世界当做了家, 心安理得地支配着一切, 不知疲倦地耕耘收获, 从没有在意在苏醒的一刹那, 空白的空虚。 又过了千万个世纪, 她依旧不知疲倦地继续, 直到有一天她创造了阳光, 那白色的感觉让她如此熟悉。 就这样一点微小的感觉, 她闭上双眼静静回忆, 几个画面破碎支离, 她久久伫立, 害怕失去她所有创造的东西。 画墨画不出的美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