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诗】普通

Posted by & filed under mosomelt, 手记-blog.

要我们如何接受 碌碌无为的凄凉 一直陪伴这身体成长 而今天还在流浪 我们要的是平淡还是悲壮 是完美还是伤 都在不知不觉中逝去 留下的真实 没有超越普通的幻想 完全接受 这就是我 我们的迷茫

【现代诗】我的墓志铭

Posted by & filed under mosomelt, 手记-blog.

请先播放音乐   我的墓志铭 常常会想 什么样的陈述 会写在我的墓碑上 是一个经历了无数城市的过客 还是为土地守候的放牛郎 是一个为金钱奋斗一生的失去者 还是那个一无是处的孩子王 些许和老友们的残缺记忆 纵使永刻石碑 亦无人分享 那些人生里仅存的温馨和美好 却化为了一种感伤 然而 悲痛只是旁观者的宣泄 用告别 抚平未燃尽的鲜血 面对着逃不走的寂寞 也只需要挥手的人群和哀伤的挽歌 我要写下 我所拥有的一切 金银,土地,汽车,楼房 我要亲眼看着它们被刻上 那一桩桩 别人早已忘记 而我却津津乐道的幻想 我要写下 我去过的每一个地方 可提起笔竟然彷徨 我能记起每一处的名字 却记不起你的模样 就像 我们看着同一片夕阳 你等待着手机的微信 而我却在黑屏的倒影里 偷看着你的脸庞 虽然模糊的只剩下双眼 但还锐利明亮 我很想描绘当年的忧伤 以及 一无所有时对拥有的期望 但当我低下头 注视着人参般苍老的手 想拭去这默默流下的泪 想触摸哪怕是自己的 纯真的渴望 可我的指尖却失去了知觉 而只能靠咀嚼记忆来想像 那曾经的,陈旧的,脆弱的 我的 一点点 疯狂 越是拥有 […]

【现代诗】布施

Posted by & filed under mosomelt, 手记-blog.

当古老的传说和唯美的童话都已经被遗忘的时候, 现实的宿命只能生活在丛林法则的獠牙之间。 年轻就该是迷失的, 因为当我们真正拥有的名利,拥有了爱情, 拥有了一切的时候,也是我们离开之时了。 生活在感动中的人和生活在思考中的人们, 无奈的面对着残缺的画面, 亲切的抚慰着曾经天真的碎片, 在摇曳多姿的欲望中挣扎残喘, 却在宁静的黑暗中力挽狂澜。 爱因斯坦不过是个死了很久的人, 风花雪月的故事也只是发黄了的书签, 伟大的意义来源于伟大的破灭, 高潮过后的若有所失又成为一切欲望的起点。 人究竟有几颗心可以失去, 有多少人多少事无法忘记, 有多少颓废的日子可以期望, 有多少又永远消失在回忆里。 记住的就不会消失吗 没感觉到的就不存在吗 不理解的就错了吗 当我们分不清梦幻和现实的差距, 真理也许就在咫尺。 然而日子还是一天天的过去 等待着的心灰尘落定 好想试试自己一次能流多少血 好想用两个手指倒立 好想拥有只是自己的宁静 好想这个世界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没有是非,没有回忆 没有痛苦,没有美丽 没有金钱,没有美女 没有健康,没有差异 走在擦肩而过的人群里, 每个人都带着另一个世界的经历, 我们真的生活在同一个世界吗 或是同一个地狱 什么东西使你快乐, 那么这个东西一定会给你痛苦 当第一次被美丽吸引, 就注定了这毁灭的结局。 沉重的如史诗般可歌可泣, 绚丽的如彩虹尽头纯洁神秘, 纷繁的如蛛网般千头万绪, 宁静的如幽谷般缥缈寂寂。 生活是什么? 爸爸说:你还年轻。 爱情是什么? 金庸说:你死了,好像整个世界都死了过去。 人生是什么? 一个寝室哥们道:操,睡觉! 答案是什么? 我说:你可以把刚才的问题再说一遍吗? 如何在刹那之间了解永恒 如何进入万人之中,如入无人之境 […]

【现代诗】谢谢,对不起;不用谢,没关系

Posted by & filed under mosomelt, 手记-blog.

一 告别应该告别的 就像蝴蝶告别虫茧 用美丽把另一个世界的门打开 爱情让人们在没有答案的题目中盲目的选择 容忍着人们的欲望 典当着人们的寂寞 为什么要说谢谢 因为你真真切切地感受到爱 为什么要说对不起 因为除了这三个字 你别无选择 为什么说不用谢 因为付出的时候从来没想过收回 哪怕会是我的心 为什么说没关系 因为有一种关怀叫做牺牲 初夏的奥克兰让未曾恋爱的人失恋 因为未曾恋爱 所以无法表达,无法发泄,无法倾诉 因为未曾开始 所以没有回忆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是我和你一起经历 却不能和你留下回忆 二 狂想的风帆把你带过怒吼的海洋 让闪电般的海燕与你在暴风中徜徉 迷失的海岛 迷失的海盗 迷失的大海 当世界只有你是清醒的时候 地狱的大门就吱嘎而开 像上天的责罚和恩赐 像破碎的心和留下的感慨 奔走在野地里的孩子们 那断了线的风筝怎么会成为儿时的梦想 那发黄的记忆居然只剩下烂旧篱笆墙 我在梦里寻找同伴 醒来的时候却只有枕头在身旁 夏日里你脸上的微笑 那让人无法拒绝的味道和怀抱 却被后来的人形容为一种惆怅 奔愤肆虐 蹂躏着未及沸点的耐心 突然有种从容的冲动 因为到最后只会是一片冰凉 是离别,还是死亡? 同一个问题 怎么由你讲? 就像你无数次在我耳畔的轻诉: 除了殉情我们别无选择 谢谢 三 真实的寂寞 是必须面对的自我 […]